当前位置: 主页 > 四川 > 要闻 >

吴川市本泉中医药研究院(庄本泉)

2018-08-09 15:28 消息来源:未知






  肾脏是人体的命门,人若患有肾炎病,如急、慢性肾炎及肾病综合征治疗不及时、不彻底,最终引起肾衰竭、尿毒症(尿毒素).尿毒素可分
  为三类:
  小分子毒素:尿素氮,肌酐是最早被认为是尿毒素的物质,但二者不是最主要的,对人体最大的倒是钾离子和氢离子,它们高过正常范围时会使病人处于垂危状态中,还有许多蛋白质代谢后的产物,可引起许多尿毒症的症状,如胍类的钾基胍,可引起厌食、恶心、呕吐、皮肤瘙痒贫血、糖耐量降低、出血倾向、消化道溃疡、抽搐、意识障碍等;胍基琥珀醇可引起心跳过速,对血小板功能有破坏作用;病人有出血倾向;脂肪族胺可引起肌痉挛,补翼震颤和溶血作用;高浓度多胺可引起厌食、呕吐和蛋白尿,促进红细胞溶解;抑制红细胞生成素(Ep0)生成, 造成贫血;酚类物质可以引起神经系统损伤;色胺酸代谢产物可引起尿毒症性脑病。
  中分子毒素:分子量较大。目前已了解到的有: (一) 高浓度的正常代谢产物; (二)结构正常,浓度高于正常的激素; (三) 细胞代谢素乱所产生的多肽酶; (四)细胞或细菌死亡后形成的物质。这些物质可引起周围神经病变,尿毒症性脑病,红细胞生成抑制、抑制胰岛素活性、抑制脂蛋白酶活性、抑制抗体生成、降低细胞免疫功能、降低人体对细菌的抵抗力,可引起性功能障碍及外分泌腺体萎缩。
  大分子毒素:分子量更大、大多为蛋白质类和多肽类。正常的肾脏  连近由小管道有降解和清除这些物质的功能,急性肾功能衰竭后,这些物质就不能清除。患尿毒症时,中枢神经系统功能障碍、软组织钙化或坏死、骨病、瘙癉、高脂血症、贫血和性功能下降、低钙高磷血症、继发性甲状旁腺功能亢进都同体内甲状膝激素(PTH)升高有关。
  这些毒素是引起尿毒素症的元凶,其根源是由于肾脏生病,不能将它们清除出人体所造成的。所以,治疗尿毒症的主要任务是清除毒素。可以通过血液透析和腹膜透析来清除小分子和中分子毒素,而清除大分子毒素,则需要进行血浆置换、血液灌流、免疫吸附及肾脏移植等。如透析就是代替肾脏排泄功能,但透析3一5年后,肾脏极度萎缩,甚至有的病人出现不逆转药物治疗的有效率越来越低,又如换肾胜,总算患者经济条件允许(换一只肾脏需要20万元以上),往往术后患者会出现排斥现象,结果是人财两空。据近年我国部分地区流行病学调查,我国成人慢性肾脏病的患病率平均为10%,广东省成人患病率高达12%。目前我国有近亿慢性肾脏病患者,其中16岁以下患儿超数千万。主要发病人群为中青年,患病人群庞大,而且每年以10%的速度递增。2010年12月13日, 广州日报《每日保健》版刊登了中国科学院院士、南方医院肾内科主任侯凡凡关于慢性肾胜病情况的采访介绍:侯院士强调,肾胜疾病严重成胁着人类的健康,并耗费巨大医疗资源。各种肾脏疾病发展的最终后果是成为终末期肾衰竭(即尿毒症),终末期肾衰竭不仅死亡率、致残率高,且维持生存需要的治疗(透析或肾移植)费用昂贵,耗费大量卫生资源。以透析为例,一个尿毒
症患者一年透析费用为8万元。据统计,2010年全球用于 尿毒症和透析治疗费用已攀升至10,000亿美元,因此,肾脏病被称为“花钱最多的疾病”。
  根据2008年全国(超过10万人)的肾脏病尿毒症患者采取遵析治疗,每年透析治疗费超过96亿元,只占到需要透析人数的10%,另外有90%的尿毒症患者没办法支付这笔费用而选择不做透析。侯凡凡院士说,假如全国所有尿毒症患者都去做透析治疗,国家医疗总支出的一半花在这些病人身上还不够,因此,肾炎病患者应抢在肾衰竭前进行对症治疗,有关医治肾炎病特别是慢性肾类和肾病综合征,至今世界尚未研制出特效药,目前全球每个国家的医院均采用联合国卫生组织的治疗方案,以服用激素控制尿蛋白的流失。但这种治疗方法只治标不治本,患者容易复发,极少患者获最后根治,易导致激素依赖型,副作用极大。对于本人治疗此病而言会增加治愈的难度。
  本人出身于中医世家,自小对中医中药的研究颇感兴趣,特别擅治肾小球肾炎病(其中包括:急、慢性肾炎及肾病综合征)。近三十年来,对那些在全国各大医院医治无效,且求医无门的患者,采用外敷中草药(贴肚脐)兼食谱疗法,治愈了数以千计肾炎病患者。如:广州市海珠区赤岗街下渡村的吴自谦,男,年龄9岁,于1991年患肾病综合征,尿蛋白+、经4个疗程治疗获彻底根治;广州市海珠区伦头村的黎英航,86年, 15岁时患有肾病综合征多年,经治疗5个疗程最后获得根治;广东南澳县柳伟义,患慢性肾炎病尿蛋白++,经多年医治未愈,后经3个疗程最后获根治;广州市珠光路小学退休老师黄玉琴,1992年患肾病综合征,全身浮肿,尿蛋白(++++),潜血(++), 生命垂危,经4个疗程则根治;广东普宁市军高埔陇头山家王长盛之妻,患严重肾病综合征,全身浮肿,尿蛋白(++++),血尿(++),经3个疗程治疗获根治;广东东莞市籍患者胡辉,全身浮肿,住中1997年惠急性肾衰竭,肌酐1600以上,尿蛋白( +++),中山医科大学家庭医生杂志山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由当时博士生导师、当时其在广东被称为:门诊部专职大夫、教授叶任高主任医师主治(注:经2个“岭南医治贤炎病一鼻祖” ),最后医院方确定其蓄做换肾手术,疗程治疗即根治。在当时,此病例震惊了叶任高大夫,他得知在较短时间内给患者治愈被认为是不可逆转的肾病时,叶大夫欲采用此方法在其医院临床验证,可惜他老人家当时已患晚期胃癌而仙逝,他写给我的亲笔信至今还保存下来;北京市环保局职工王文输之妻崔凤友,1991年惠慢性肾病17年之久,经3个疗程治疗获根治;广东省委办公厅机关党委专职副书记(副厅级)韦龙的外甥李炳辉(其父亲李锦芳是广东茂名市消防局副局长,电话: 13926713118), 患肾病综合征长达8年,到处求医无门,尿蛋白( +++),潜血(++),长期服食激素,为了治病8年多共花了40余万元。
  2006年前来求医经3个疗程即获根治;湖南省张家界的韩国浓女士,患慢
  性肾炎多年,尿蛋白(+++),经3个疗程治愈;广东湛江市赤坎区一保险公司经理马卫延的儿子患肾病综合征10年,尿蛋白(+ +),经3个疗程即根治;珠江水产研究所原纪委书记朱阳盛的侄女,2000年患 肾病综合征,尿蛋白(+++),潜血(++),经2个疗程治愈(电话: 13660742604 );2011年下旬,广东吴川市11岁梁赛炎,男,患肾病综合征3年多,花了约10万元治疗未愈,眼睑浮肿,尿蛋白(++++),经3个疗程根治[其母联系电话: 135364036561, 广东省吴川市大山江镇王贤爱的儿子患肾病综合征长达12年,于2014年10月经 三个疗程获根治,  (其母电话:13670956309).上述13名 肾病患者是治愈其中的例子.
  原工作单位是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珠江水产研究所,副所长、党委成员,所工会主席等职务(曾任广东省汕头市南澳县科技副县长)。现已退休,为承传中华民族几千年中医中药瑰宝,在世代单传(验方)的基础上进行创新性研发该药种,卅余年来临床结果证明此药在治疗肾小球肾炎(其中包括:急性肾炎,慢性肾炎和肾病综合征)是特效药。而且是内病外治,无毒副作用,深受患者信服。现在广东省吴川市开办"吴川市本泉中医药研究院”,欢迎加盟合作共赢!同时欢迎患者咨询,本人热诚为患者服务。
  地址:广东省湛江吴川市梅录街道坡尾329号201室。电话:13602860837(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