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财经 > 金融 >

韦杰的平衡之道

2016-09-14 17:30 消息来源:金诚财富

杭州2016年9月14日电 /美通社/ -- 8月3日,《时尚先生》杂志对金诚集团董事长韦杰进行了专访。什么样的创业理念让韦杰在八年间从一名辞职律师变成一家资产规模数百亿、政府合作项目签约量超1800亿的集团公司领导人?他口中的“平衡之道”是什么?他的处世哲学有哪些值得玩味的地方?本次专访进行了一一诠释。

金诚集团董事长韦杰
金诚集团董事长韦杰

韦杰是浙江东阳人。东阳处浙中的富庶之地,自古有“兴学重教,勤耕苦读”的传统,饱学勤读自然也是韦杰的成长之路,只是一条寻常的路径主导不了他的生活。2001年,他从浙江大学的法学院毕业,本已是一名合格的民事律师了,但周旋于世事之间偶尔还要委曲求全的职业属性不是这个“总有点新奇古怪念头”的家伙可以“容忍”的,七年的律师生涯之后,他决绝地注销了自己的律师资格证,彻底断绝了这条可能在别人看来羡慕不已的生路。

如今,我们从蒙特利尔电影节的主赞助商、Cavalia剧团的引进收购以及未来的苏州渎古镇或是张家界延绵四公里的韩国街等等已经不胜枚举的繁杂文化开发项目初识了韦杰,不明就理误以为韦杰变身成为了娱乐大玩家。其实,他缔造与掌管的金诚集团自诞生之时到上市以来的八个年头里始终是一家不折不扣的金融机构,主打生态链式的金融服务,只是服务的领域在金融、文化、健康与教育诸多方面触地生根,他爱生活,课业的枝繁叶茂是顺其自然的嗅觉选择。

韦杰也是个特立独行的掌门人。很少有老板会在开会的时候对自己的员工讲:“任何公司到了最后都是会没有掉,这是轮回,也是要我自己去面对的事情。”回到那个老板每天都在做什么的具象问题,他自己的答案是:“我其实就是做了该做的事。只是我忘了跟你一一解释,恐怕你会觉得我有点奇怪。每一天的3点,我起床,回邮件,锻炼身体,6点钟的时候进办公室开始一天的工作,每晚8点回家陪家人,11点准时休息,其实还真弄不好我101%的时间都在工作的呢,因为我就不是个可以把生活和工作分得很开的人。”短短寒暄式的介绍,已经让人笃信,眼前这位眉眼间永远带着一丝笑意的年轻掌门人心里一定早已有了一座构架新颖的城池,一切不过在他的计划中按部就班地行进中,更多人的欢乐与未来也在他对城池的把控之中,这是信任与期许。

坐拥数百亿管理资产的老板除了承担着精神领袖兼职偶像的责任之外,也是健康赢家。一人打太极、跑步、登山还不过瘾,韦杰把公司内部的健身房设置成了永远开放的状态,每个金诚人参与健身的积极程度被量化记入了员工考评标准的一项,看似简单粗暴,但受益者众。外人想粗略窥伺一下韦杰的生活类日常动向,看看下属们的朋友圈就一目了然,一个穿着整套运动装备笑容可掬的领导总是出现在各处的跑步合影中。“强制运动”这一看似有点儿专制的举措也许是个可以迅速拉近认知差距的节点,不能迅速搞懂韦杰在筹划的大事,不如就在简单小事上和他保持同步吧。提到跑步,韦杰笑了,跑,真是一个他曾经一本正经搞过的“项目”,三年跑龄。第一年便冲动地报名参加了6公里的短程比赛,跑过两公里,他退赛了,“没经验嘛,一冲出去就像飞一样开始冲刺了”。想不到的是第二年的情况,韦杰进入了21公里的半马跑赛。教练跟随跑了17公里之后,韦杰实在是忍不住每过几公里就要进补给站喝水休息这样的比赛节奏,“哎,我不要你跟我跑了,剩下的我自己来。”第三年的事情可想而知,一位从外观上完全和跑者相去甚远的家伙完成了全马的跑程。从跑步的习惯上同样也体现了韦杰对于速度和节奏的理解,“你不要老是去踩刹车再从静止起步嘛,也不要上来就挂到最高的挡位,4挡匀速保持,慢慢提升。”

在金诚集团未来诸多的开发项目里,张家界风景区绵延四公里的韩国街是其中之一。天晓得,韦杰为什么会知道韩国人热爱张家界的癖好,“韩国人认为张家界是他们的祖源,于是去张家界寻根旅游的韩国人就特别多”。一份菜单化的一站式解决方案直接摆在了旅游景区的政府部门面前,酒店也好,餐饮娱乐也好,相关配套的设施以及今后的发展早已做好,简单粗暴的理解就是娱乐大众的同时也不忘了当地的休养生息。需求是这个时代发展想象的最好助力,人文的新城镇为了发展也必须兼顾延续。金诚刚刚拿下了京杭大运河边的一片地,大多数人都以为大兴土木即将开始的时候,韦杰却任性地种下了一大片花花草草,在旁人摸不清门道的时候,这位年轻的董事长讲,“我要的是一个更宜居的城市,这就是给杭州市民的礼物啊”。不要和一个爱玩且会玩的人讲规矩,讲玩法,这样一定会破坏大家的雅兴与惊喜。去年的加拿大之旅,韦杰搞定的并不止是蒙特利尔电影节的项目,Cavalia也是他的用心所在,今年我们已经看到了梦幻式的舞马,谁又能猜想到被金诚业务影响之后的未来呢,至少在澳门水舞间和武汉万达汉秀之外,让钟情此道的玩家们有了更新的选择,Cavalia剧团可是和太阳马戏团史出同源的。

“我不一定能够做到改变你,我能做的就是把一个好东西摆在你面前,希望你能够在接触到这样的环境时,能有感动也体验到情怀。”这样的情怀包含了坚定与热爱。差不多是八年之前,白手创业的时候,金诚财富(集团的前身)还只是个三个人合伙的小得不能再小的公司,办公室是被石膏板隔出的小空间,加班实属家常便饭。“非常辛苦,唯一的娱乐项目可能是每一天加完班后的聚餐,那时候我们就吃沙县小吃的鸭腿饭,当年的辛苦对今天是一段非常、非常甜蜜的回忆了。”和所有人一样,韦杰感恩着曾经带有沮丧和挫折味道的经历。“我不断幻想过一年之后的今天我会在想什么,在做什么,每当我在这么想的时候都会发现其实今天或是以前遇到的困难沮丧与挫折不过是成长历程上有趣的记忆片段。”

韦杰在金诚集团的公众号上用最少的字回答过几个艰难级的问题。世界的生存法则是什么?“我一直提倡人要求健康的身体和正常的大脑,最深的道理往往就是这么简单。程序员用无数的0和1开发了不同的程序,不同的程序被创造出来满足了众多的需求,这就是金诚所做的一切。”为什么要有坚持?“答案是初心。”

多年前,在拍过电影《卧虎藏龙》之后,叶锦添曾经提出过一种“新东方主义”,讲的便是重建、洗牌、重新定义游戏规则,即便他是个从小喜欢西方东西的人。西方的东西简单直接,所讲的永远是看得见又摸得到,但提到规矩与道意就实难归类了。同样是接受了完整现代体系教育的韦杰,谈话中完全可以慢慢感受到他早已把西学制物融合进了道学世间万物的基础层面,金诚所做的任何一个举措都是西学中用美好的体验项目,洗牌重新定义游戏规则的工作在项目付之于行动之前,已在掌门人的大脑中完成过半。韦杰是个勇敢的人,他也把勇敢做了新的定义:一种是莽撞,一种是万物并作无以观复的状态,不怕辛苦失败沮丧,反复观察思考这件事,直到看明白整个规律,便可以义无反顾的去做了。毫无疑问,后者是韦杰选择的勇敢。是否能跟得上韦杰的义无反顾的坚定步伐,这并不重要,是否去仰视,也不重要,尽情享受他带来的改变吧,得意韦杰,道法自然。

注:本文转载于20169月《时尚先生副刊 专访《智趣掌门人 -- 韦杰》一文,作者小明编辑:张翼